营口科派软件有限公司

名校贷CEO曾庆辉:四次创业,方得始终

2017-02-06 11:38


  初识曾庆辉是在2015年夏季,在徐家汇名校贷的办公室里,loft结构、涂鸦墙、年轻的一张张面孔,典型的互联网企业“体征”。70后曾庆辉出现了,黑色T恤、硕大的凉鞋,脸上挤出一个笑容后尴尬地停留几秒,算是礼节性的打招呼。交流直奔主题,曾总一边听,一边眼睛闪亮,找到了契合点,他会点点头。点得多了,当天就达成了合作。

 

  随后,我们一起去清华、北大,一起在成都火锅,慢慢多了一些了解。曾庆辉,有着麦子金服联合创始人、名校贷CEO头衔,在大学生眼中的NB大叔,上央视做评论,做客节目“职来职往”,名利喧嚣的背后也是一位默默的天使投资人。

  做客青创工场,名校贷是曾庆辉第四次创业,前三次结局一样但方式各有不同,这次创业发展态势充满期待和想象,但创业者的身份和使命感并未褪去,“创业的各种死法都经历过后,才知道这究竟有多痛”。

  屡败屡战的创业心经:想要自杀的感觉

  创业很累,曾庆辉面对镜头时,揉了下眼睛,里面有些血丝,短暂的休整把话题带入到了回忆。16年前的夏季,曾庆辉大学毕业到上海来工作,进入到一家国企改制的上市公司做销售,几年后换到保险公司,又辗转呼叫中心。

  或许是江西人血脉中的不安分作祟,曾庆辉捣鼓起第一次创业,彼时创业还是一个小众话题。曾和当时的合伙人选择的切入点是帮上海某高校做EMBA,结果无疾而终。数年后,曾庆辉回到这所高校做演讲时对这段经历轻描淡写,在厦门摸清了市场,花费了财力物力还有时间,结果因为校方管理层的人事变动而前功尽弃。

  事实上,比项目停掉更让曾庆辉伤心和绝望的是,合伙人拿着两人仅有的几千元钱,一走了之,昔日熟悉的号码永远停机。“从那天起,再也没有那个人的消息”。说得有些戏谑,但我知道曾的心其实很痛。不能同苦,第一次创业失败了

  那段时间,曾庆辉过得很颓废,足不出户,打游戏,蹭女朋友的饭。很快,曾庆辉迎来了第二次创业,和女朋友结婚后,再次找合伙人做了一家日本料理店。为了拉拢生意,曾庆辉会提前摸清日本客人的消费习惯和时间点,让老婆在日本客人上下班必经地段拉生意。回忆起这段日子,曾庆辉会对妻子怀有歉意和感恩。

  从交流和谈话中出现“老婆”的频率,曾庆辉家庭观念很强。在四川成都,我和曾庆辉吃火锅,吃到过瘾的时候,他会不假思索地说,“要带老婆孩子来吃”。然而,原本年盈利百万的料理店在孩子出生后,曾庆辉照料家庭的日子里,饭店“逆市”亏损,曾庆辉选择了退出。

  不能同甘,第二次创业也失败了

  事不过三,曾庆辉再度创业,选择了大学生就业指导方向,拼到极致。与百度合作,曾庆辉在外地打拼,切入大学生实训基地。连续三个月,曾庆辉每天工作12个小时,带领团队往前冲,同时又要面临巨大的现金流压力。曾庆辉不轻易讲自己苦到何种地步,但他提到最近看了一位创业者分享的一篇文章,说真正的创业者必须要经历每天跟“想要自杀”的这种感觉做斗争,“当时,我就是这种感觉”。

  记忆犹新的是一天,在成都陷入现金压力,合作高校负责人到办公室逼债,曾庆辉赔笑应对,剑拔弩张,此时老婆打来电话,只说了一句“孩子病了,我真的好累”便默默挂掉电话,曾庆辉也到了崩溃的边缘。在孩子快3岁的时候,曾庆辉回到上海,“家庭是创业的基石,连家庭都没有了,创业还有什么用?”

  创业,变成了创伤。

  再出发:“风口”+用户驱动让创业起飞

  创业者的思维惯性,是进入新的领域,寻找新的商机。

  曾庆辉说,妻子瞒着他投了许多公司,最终进入了麦子金服,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。由于曾庆辉之前的创业在大学生市场,所以看似顺理成章,切入了校园金融领域。对于创业冲动,曾庆辉认为有三个要素促成这次创业,首先是需求,其次是风险可控,最后是使命感,“年轻人可以做出选择,并承担责任”。

  创业之初,曾庆辉展开调研,在复旦等知名高校群体中找到用户需求,“这也是名校贷名字的由来”,所有的产品设计、运营思路全部来自于大学生用户,用户告诉他们想要什么,团队就不停的迭代新的产品并加以改进。

  曾庆辉在上海最好的12所学校的15个社团做调研,设计产品以及用户体验,然后建了QQ群。

  2013年12月24日,平安夜,名校贷放出第一笔借款。那一刻的故事,曾庆辉讲得很平静,与名校贷办公室里的掌声与呐喊声相映成趣。这位大学生借款时留言,我的手机掉厕所里了,不敢给妈妈说,先借钱买一台,然后兼职还上。“好像是上海第二工业大学的学生”。

  随后,名校贷通过学生做市场投放软文,一周一内来了6个学生,同学之间渐渐有了口碑。和马化腾当年化身女孩用QQ和别人聊天一样,曾庆辉当起了知心哥哥,与大学生交朋友,谈创业、谈叫朋友,甚至谈失恋。即使是春节,曾庆辉也没闲着。

  结果,当年的春节结束时,名校贷一下子涌入大量客户,全国各地都有。曾庆辉坚持给每个人打电话,这些大学生说自己是上海的同学介绍的,与其找寝室的同学借几百元,还不如通过这个渠道临时周转,不仅省时,而且便宜,“校园高利贷不说,借钱请吃饭得花几十元,而名校贷的利息比饭钱要低多了”。

  曾庆辉介绍说,经过两年多的发展,名校贷有80多万申请借款用户,注册用户有100多万,目前年化累积放贷50到60亿左右,在行业类名列第一。

  对于这样的成绩单,曾庆辉并不着力讲自己的功劳,反而归功于雷军的风口论,“不知不觉,名校贷或者是校园金融走到了风口上”。右手手背翘起,曾庆辉做了一个迎风飞翔的手势。

  眼下,校园金融市场也因为一些新闻事件走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。对此,曾庆辉显得非常清醒,这正是创业者应该保持的一份冷静与独立思考。“我们的困难在于,新兴行业缺乏足够的监管,社会对此缺乏足够的认知”。

  名校贷的下一步发展蓝图,曾庆辉计划从校园往社会市场发展,依靠校园市场建立的良好口碑,切入白领人群的生活,房、车、旅行、个人提升……想象空间足够大。

  大学生创业:高素质创业者替代小微企业主

  与做企业并不冲突,曾庆辉也把大量的时间用在辅导大学生创业上,充当着不少高校和组织的创业导师角色。为何对大学生创业独有情钟?对被投资者有怎样的偏好?

  对此,曾庆辉有着自己的理解,中国现在推动大学生创业不是说在一块新的领域做创业,恰恰是让高素质的大学生创业者去替代最早的中国一批小微企业主,“从这个角度来看,市场需求极大”。

  众所周知,当前中国经济下行压力较大,最早一批民营企业会逐步退出市场。这批民营企业,主要形态有三,一是买卖,二是代工,三是山寨。转型成功如格力、华为毕竟凤毛麟角,买卖领域里面被电商颠覆,代工厂则直接被淘汰出局。近期还有服务业的升级,随着整个中国GDP增长,这种需求会越来越明显,“老的一批出局,新的一批创业者会走上前台”。

  曾庆辉的投资哲学务实而简单,并不赞同创业者上来就讲情怀和改变世界,“在一个互联网大潮中创造一个BAT,几乎不可能,我不认为我的投资可以投到未来的一个BAT”。曾庆辉坦言,自己希望投出未来真正能够为中国产业转型服务的小企业,“服务对象几千人、上万人就够了”。

  在青创工场,现场安排了三组创业者交流,曾庆辉对来自东华大学的创业项目表现出浓厚的投资兴趣,也丝毫不掩饰态度,“这位大学生创业者做一个小的细分,我就很喜欢这类的创业”。

  离开办公室时,曾庆辉回头不忘叮嘱这位创业者,“把你们的计划和产品做好,回头来办公室找我,我投点钱”。

最新动态

相关资讯

服务支持

我们珍惜您每一次在线咨询,有问必答,用专业的态度,贴心的服务。

让您真正感受到我们的与众不同!